我在“疫”線 | 電子學子戰“疫”進行時(五)

 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來勢洶洶,打碎了這個本該萬家團圓的中國年。在舉國合力抗疫的時候,出現了很多“最美的逆行者”,他們放棄與家人團聚,奔向了這次阻擊戰的前線,電子工程學府也涌現了許多的“逆行者”。


人當活在自我奉獻里

——電子1915苗立彬

來自南宮市十里鋪村的苗立彬是我院電子1915班的學生。2020年2月4日他加入村黨支部志愿者的團隊,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學院生志愿者,他心念“勤慎公忠”的河工校訓,沖到了家鄉防控疫情的第一線。


640.webp (7).jpg

參加志愿服務的每一天里,不管是誰從防疫值班室前走過,他都會詳細記錄出入人員信息,提醒他們戴口罩。在他事業的地方,值班室的條件艱苦,路障桿制作簡易,就連他的日常便飯都只是一桶泡面。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防控小組的所有人都堅守在崗位上,守好整個村子的安全。

苗立彬說:“我上不了戰‘疫’的一線,但我可以走到基層防線,并且在防止疫情擴散的同時,為鄉親們普及相關知識,防止恐慌的蔓延。”他還說,與其庸碌地活著,他更愿活在自我奉獻里。


640.webp (8).jpg


國家有難我當先

——電子1915丁子逸

丁子逸,我院電子1915班學生,曾參加扶貧志愿實踐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爆發,為防患于未然,疫情的防控形勢便逐漸嚴峻。丁子逸同學所在的小區向廣大的業主征集志愿者,他馬上報名,成為了一名疫情防控志愿者。隨后小區疫情管控負責人對志愿者進行了編組,隨即開展事業。

他說到,自己的事業主要有兩個方面,一是進行樓層再排查。挨家挨戶排查身份信息、事業單位、聯系方式、有無發燒發熱的情況,以及是否去過滄州以外地方或者有無接觸武漢返鄉人員。

二是在小區噴灑消毒水,對進出人員測量體溫,并對非本小區的車輛人員一律勸返等。這是為了有效阻斷疫情的傳播,小區采取的封閉式管理:要求各業主不串門、不聚會,每戶每天僅一人能出小區一次采購生活物品,上班人員要出具單位介紹信,進出人員要配戴口罩。

9丁子逸2.jpg

萬眾一心抗擊疫情,眾志成城共渡難關,我們的“阿中哥”會挺過這場病痛。此時春天已經到來,你我必定可以相聚在暖陽下,共賞北洋灼灼桃花。

 

<big id="QFDA"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big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
<big id="QFDA"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big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
<big id="QFDA"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big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
<big id="QFDA"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big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
<big id="QFDA"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big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
<big id="QFDA"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big><i id="QFDA"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</i><footer id="QFDA"></footer>